读书频道

首页 >> 新书推荐 >> 正文

北京史地民俗的“零金碎玉”——瞿宣颖先生与《北京味儿》

发稿时间:2022-06-22 13:14:00 来源: 北京日报

《北京味儿》 瞿宣颖主编 侯磊整理 北京出版社

  今天,知道瞿宣颖(1894-1973)这个名字的人不是很多,其中原因有很多。我想,最主要的原因是瞿先生在文史和掌故学方面的著作大多都在上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出版,50年代以后,他的著述虽然仍不少,还做了大量古籍整理工作,但更是任劳任怨地默默耕耘了。他的晚年是在上海生活,因此北京的读者对他并不太熟悉。晚年瞿先生多以号行,用“蜕园”行于世。

  瞿宣颖的祖籍是湖南善化,即今湖南长沙。他的父亲是晚清的内阁大学士、军机大臣瞿鸿禨,以为官清正廉洁著称,后来与主政的庆亲王奕劻不睦,又受到袁世凯的排挤,于是返乡与王闿运唱和。辛亥后迁居上海。

  瞿宣颖是瞿鸿禨的第四子,除了幼承家学,有深厚的旧学基础外,他的新式教育也是在上海完成的,是上海复旦大学的早期毕业生。在北京政府时期,他做过国务院的秘书长、国史编纂处处长。后来也曾在南开、清华、燕京、辅仁等大学任教。

  瞿先生精于古文、诗词,也擅长书画。近年来,他的书画作品经常见于各地的拍卖会。瞿家父子两代与我家也算是世交,我的外祖父毓霖公与瞿宣颖也有往还。至今,我还存有瞿先生为外祖父画的梅花,骨干花枝遒劲清雅,颇见功力之深。瞿先生除了精研史学和古典文学,著有《中国骈文概论》等,更对方志、典故之学多有关注,他曾与傅振伦、王重民等发起编纂《河北通志稿》,也有《同光间燕都掌故辑略》和《中国社会史料丛钞》《北平史表长编》等著作。我在上世纪90年代参与整理和编辑出版《北京市志稿》时,见到过瞿先生主笔撰写的其中《前事志》部分手稿。

  瞿宣颖自1920年进入北京政府任职到1946年离开北京定居上海的二十余年时间,都是在北京度过的,而居住的地点大多没有离开过东城,这些地方也都是我所熟悉的。后来他曾买下东城弓弦胡同麟庆的旧宅——半亩园,居住的时间最长。由于他的家世和学问,与当时的北京耆旧学人往来频繁,如傅增湘、俞陛云、周肇祥、郭则沄、柯昌泗、刘盼遂、吴廷燮、夏孙桐、陈垣、夏仁虎、溥儒、李释戡、徐一士、黄孝纾等。与当时北京诗坛画界和民俗掌故学人多有交集,他们成为半亩园中经常聚会的师友。由于二十几年居住在北京,所以熟悉北京风物,对北京的史地民俗极为关注,对北京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  北平沦陷时期,瞿宣颖曾一度出任“国立编译馆馆长”,因此也就成了他一生中的污点。故晚年改署“蜕园”,也有重新做人之意。他后来做了不少古代文史整理的有益工作,还被聘任为上海市徐汇区政协委员。

  对瞿宣颖或瞿兑之这个名字我倒是从小比较熟悉的,因为读过不少他关于史地掌故方面的著作,颇为受益。在许多同期学人著作中他的名字也彼彼可见,只是我那时还不太明白他后半生之所以落寞的原因。后来,我才对他的生平和学问有了更多了解。

  《北京味儿》书后有侯磊先生的一篇“代后记”,悦凯娱乐返水多少:即《瞿宣颖与北京:一位民国“史官”的居京日常》。我认为这篇文章对瞿宣颖做了十分全面的介绍,评价也是比较客观公允的,因此不想在此对瞿先生的学问和生平再做更多的赘述。不过还是可以就这本书,谈谈自己的体会。

  《北京味儿》收录了瞿宣颖关于北京历史、人文、风物、掌故、建筑、人物、教育乃至市井社会生活的几十篇文章,大多是辑自当时的报纸杂志,都是散见各处而从未结集出版的,可谓零金碎玉。这些文章虽然风格与行文有异,但绝非市井耳食之言、道听途说,而是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。

  例如《北游录话》,原载于《宇宙风》杂志,分十篇写完,全文采用他与刘麟生之间的对话形式,极其轻松自然,又站在一个对北京陌生的角度提出问题并做解答,阐述个人看法,引证史料,娓娓道来,读来有种很亲切的感觉。

  《最近的北平教育》是篇很短的文字,但是对于1928年国民政府迁都后,当时北平的大学状况乃至招生的良莠、生源的状况和会考制度,都有独到的见解。这样的文字虽然与“北京味儿”并没有直接关联,却很客观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教育状况。

  《京官生活回忆》一文虽在《子曰》杂志发表较晚,是他离开北京后的作品,但基本是他在北京生活二十几年的深刻体会,十分生动地描述了民国时代北京一个社会阶层的生活状态,完全是真实可信的材料。远比后来人揣摩那个时代的生活而做出的描述要可信得多。

  《北京味儿》一文主要是讲北京饮食的,这在瞿氏的文章中可谓闲来之笔,以白描笔法散论北京餐馆与小吃的文字,但是却言之有物,对不同的社会阶层都有讲述,对北京餐饮受到的各地影响也有客观的评价。

  瞿宣颖先生虽然生活在北京所谓的上层社会,但是对市井民俗也很熟悉,当时像陈宗藩、张次溪、高伯雨这样致力于市井民俗和掌故轶闻的作家也都向他请教,或请他作序。《北京味儿》一书中的文字,在他的著作中应属“小道”,并不占有很高的位置,但也应有一席之地。瞿先生在这类文字中虽然多是泛泛而谈,但确也十分亲切,很少“掉书袋”,虽然多不能作为引证的依据,但能让人有身临其境的体味。

  感谢北京出版集团编辑出版了《北京味儿》一书,一是将瞿先生散落在报纸杂志中关于北京的文字辑于一书,得以流传后世;二是为北京史地民俗、社会生活研究提供了有益的资料,可供参考。确实是功德无量的。(赵珩)

责任编辑:张诗莹
 
大西洋游戏游戏账号 凯时场最高返水 通宝娱乐pt老虎机 永昌娱乐ag赌场 云鼎彩票网广东11选5
乐彩网3d字谜论坛 盛峰网址最高返点 宝马彩票是真的吗 澳门金沙体育优惠 凯撒皇宫合作伙伴
777娱乐操作简单 雷火咨询端下载 阿里彩票五分彩登入 多宝娱乐我是打码王 永乐娱乐网址直营
99彩平台可靠吗 申博太阳城电子游戏 河北快三